• 首页
    Home
  • 竞赛
    COMPETITION
  • 驻留
    RESIDENCY
  • 事件
    EVENTS
  • 教育
    EDUCATION
  • 展览
    EXHIBITIONS
  • 关于A8设计中心
    About A8 Design Center
  • 杨扬:长大了才能更好地去做小孩

    Yang Yang:It is Better to Be a Child after You Grow Up


    杨扬


    杨扬:长大了才能更好地去做小孩


    Studio Mor 视觉艺术总监


    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硕士。曾赴美国深造动画专业;后驻地于奥地利维也纳Kringzinger画廊;现做视觉相关工作。现生活于杭州。


    在学历和生活中理解到“跨”似乎是在不同艺术形式、甚至不同身份的生活之间空多重混合的可能性。在为他人服务的工作和关乎自我的创作的间隙中,努力找出两者间不同角度的平衡点。不喜欢被归类,更喜欢称做作品为“做图”或者“画画”或“做事”或“干活”。喜欢通过平面化的元素表达三维世界,隐藏关于自己的秘密符号。再通过观者获得视觉体验的同时,叠加出更多层次的创作满足。


    近期展览/项目:

    《OPEN BOOKS-探索中国册页》,加拿大渥太华

    《健康老杨》个展 ,Taste Room,杭州

    《一棵树50个想法》当代群展,天目里,杭州


    Q:A8设计中心

    A:杨扬


    Q:美国哥伦布设计艺术学院动画系的交流学习、奥地利维也纳Galerie Krinzinger画廊驻地项目、意大利艺术博览会、加拿大渥太华的OPEN BOOKS国际艺术家展等等,您在多个国家都有驻地展览或者交流学习项目,能谈谈您印象比较深刻的展览项目吗?


    A:每个项目都是我生活的一截片段,都是非常重要和值得回忆的时光,想说说两段历时相对长一点的经历。在美国学习动画的课程是从动画的基础开始学起的,过程十分消耗精力和体力,做动画作业过程我记得是连续发了三场高烧,感觉得到了意志力上的考验。我的动画表达在美式动画专业前是显得较内敛而婉转的,老师说这是陌生而诗性的,在不确定的留白里都能找到自己的答案。这让我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虚和实的关系、创作者于观众之间的信息输出和输入的联动。美国老师当时那种豪不吝啬的夸奖也让我很受鼓舞和感动。


    杨扬:长大了才能更好地去做小孩


    我一直挣扎在小孩和成人的身份之间,在维也纳Galerie Krinzinger画廊期间刚好也遇到人生成长的重要时刻,那种孤身一人的坚持让我学会忍耐和接受。而一旦投入到创作中,又能将自己交给创作从而脱离成长的痛苦,也是非常美妙的。


    Q:您的作品被澳大利亚白兔美术馆、奥地利Krinzinger画廊等机构收藏,澳大利亚白兔美术馆是全世界最大、最重要的收藏中国当代艺术藏品的美术馆之一,能为我们介绍一下被收藏的作品吗?


    A:动画作品《奥楚蔑洛夫》:手绘逐帧动画,想从换衣服这件“打扮”的小事情去比喻作品、或者很多其他的劳动成果。自己努力的天花乱坠,可能在别人眼中就是一闪而过的画面。


    杨扬:长大了才能更好地去做小孩


    杨扬:长大了才能更好地去做小孩


    动画《果实》:手绘逐帧动画,讲述两个树人在互相的汲取和付出的过程中,自己身上长出果子。一个简单的关于人和人交往的比喻。


    杨扬:长大了才能更好地去做小孩


    杨扬:长大了才能更好地去做小孩


    杨扬:长大了才能更好地去做小孩


    研究生毕业作品《1/3》系列:这可以理解成是空间动画装置。我的毕业论文和日常中都会思考小时侯喜欢的东西。因为大人严格控制看动画片的时间,而不得不发掘可以利用视觉延迟的原理自己制作动画。于是开始在书本角落、扇子的两面等媒介上画逐帧动画。这一过程使得观看和播放的模式变成了我关注和创作的内容。在研究生毕业的作品中尝试了利用滤色原理让普通的画在灯光下变成实物的GIF“动”画。在论文最后我写到了这个作品算是成年的我送给小时侯的我的一个礼物。


    杨扬:长大了才能更好地去做小孩


    杨扬:长大了才能更好地去做小孩


    杨扬:长大了才能更好地去做小孩


    杨扬:长大了才能更好地去做小孩


    Q:您的许多作品都以“人”为设计元素,如《1/3》系列空间动画、《这那那这》系列等等,您想通过对不同的“人”的创作表达怎样的想法呢?可以结合具体作品分享一些心得吗?


    A:我不是学传统绘画的,人物也是自己硬画的。不是一味的要体现人的“绘画”,而是像把人物当成符号使用。是想用这些僵化姿态的人比喻自己、比喻很多人。表达一些自己对时空和人生概率问题的认识和假象。不同的时空可能刚好以一个完整人形的状态让另一个人镶嵌一般出现在画面里。


    杨扬:长大了才能更好地去做小孩

    杨扬:长大了才能更好地去做小孩

    杨扬:长大了才能更好地去做小孩

    杨扬:长大了才能更好地去做小孩

    我的作品中经常会出现“循环”、对称、手性(chirality)符号,这也是我近期整理作品时发现一直贯穿作品中的元素。可能和我的生日、名字、人生中对半分的概率事件,50%的选择等一些事件所延伸出来的类似自我迷信之类的重要命题。


    杨扬:长大了才能更好地去做小孩


    杨扬:长大了才能更好地去做小孩


    杨扬:长大了才能更好地去做小孩


    杨扬:长大了才能更好地去做小孩


    很多作品都以一个相同内核的不同系列表达方式,在画面里藏着着关于我自己的故事。我经常假象时空像火车一样一节一节并且可以打乱顺序重组。或者两种可能性同时摆在眼前,是会怎么进行下去;还是永远卡在原点。总觉得人就像陈列品一样被摆在时空中。


    《这样走》是在我维也纳驻地后回到爷爷奶奶的老宅子里独自完成的,经历了一些长大的经历后,从国外的场景又突然转换到儿时成长而又空荡荡的老房子,那种感觉包含了时空和情感的流动。这幅画可以理解为一个人在重复走圈,也可以是一个人和前后时空的自己作伴,在走着。


    杨扬:长大了才能更好地去做小孩


    《这那那这》也是充满了对人生被摆布的麻木,现在去看可以说是接受和坦然。就像儿童阶段的做操、跳舞,我们不自发的做了很多事情,但也成为了一些或轻或重的历史成因。


    Q:您本科和硕士都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对于“跨媒体人”这个标签有怎样独特的理解呢?现在媒体转型大多是从传统向新媒体转换,您为什么说自己是从新媒体往老媒体跨呢?


    A:我感觉“跨”不是结合,不是叠加,而是从这头飞到那头的中空阶段,对事物的第三种不同的认识。对于“跨媒体”的理解每一年都有新的认识,不知道以后会变成什么样,跨成什么样。可能就是飞来飞去。


    可能自己对新技术的能力有限,所以才说回到了老媒体。但我心中的新和老并不是根据媒体和技术来划分的,我口中的老媒体是无论在什么媒介中,只要是表达了我新的独创的内核,这个媒介老和新其实不那么重要。


    Q: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次泡泡屋的“House of Emotions”主题也充满了童趣,其中哪些元素和您自己的生活经历相关呢?


    A:这次的泡泡屋我和Megan都不约而同的想简单直接的表达自己的趣味。波点是漫画中常用的肌理符号;充气城堡是最让人兴奋的玩物。这些幼稚的元素在我俩眼中,吸引力一直没有减弱。我不想界定它是艺术或是建筑,其实它就是生活中的场景和空间,成为人们度过日常的一段小小回忆和背景。它并没有高于生活,它就是生活。艺术也没有高于生活,艺术也是生活。


    Q:此次泡泡屋的创作中,您是如何将自己的视觉元素和Megan的设计相结合的呢?此次作品的视觉既不是单纯的平面设计,也不是动画创作,在创作空间上是如何转化的呢?这样的转化有怎样的难点?


    A:Megan和我首先着眼于情绪在空间的流动,鼓励我用漫画的2d效果运用到三维世界中,可以先从纯粹自我的角度去先画一幅鸟瞰图。于是我在图里习惯性的隐藏了很多个人的符号(之前有画过自己家里的鸟瞰图,感觉这种卡通版本的“户型图”很有意思,它看起来很小,但代表了很大的实际空间)。Megan会在这些自由散漫的元素里提炼出更利于空间表达的形式,使得平面的图案在空间中更合理和有趣。前期合作上非常通顺,到后期现场施工中,小和大的问题变成了现实问题。那么大的体量真的有把我这个总是对电脑的人吓到,没想到自己电脑里小小的图真的变成一个可以容纳人的空间,很多施工中的困难是作图的时候完全想不到的。很感谢师傅们的鼎力支持。

    杨扬:长大了才能更好地去做小孩

    杨扬:长大了才能更好地去做小孩


    Q:对于童年的关注和研究会让您的作品有哪些自己的特征或者风格吗?您的许多作品都有强烈的个人风格,如《健康老杨》系列, 您是怎么看待“个人风格”这件事的呢?《健康老杨》是在怎样的背景下创作出来的呢?是如何想到把自己的画像融入作品的呢?


    A:《健康老杨》是我经过成长烦恼后的恢复“健康”的有感而发。我感觉自己长大的标志是得到了真正的心理健康,长大了才能更好的去做小孩,去感受原本的人生滋味。我之前一直有点苦恼自己风格太多,做的事太杂,不仅跨媒体,还跨各种身份:艺术家/上班族/动画师/平面设计师/插画师……其实最后发现不就是做图的、做事的么?这样跨来跨的身份让我对事物的认识更多角度地辩证了,艺术创作和做人的思路更有了自己的坚持。这也让我觉得,对我来说人的风格可能比作品的风格更重要。


    Q:感觉您是个特别怀旧的人,您也提过“童年”以及“儿童的状态”是您一直以来的主要命题,对于小时候的作品有保留到现在还特别喜欢的吗?能描述一下吗?


    A:生活在从小长大的城市可能容易怀旧,在熟悉的街道立马可以走出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历史组成了现在的我们,童年对艺术家的影响更是直接的。阿布拉莫维奇为什么要做有些自残倾向的行为?黑泽明的电影手稿为什么常是一种模糊的画面状态?都能精准的找到他们相对应的童年经历和事件。那么丰富的经历不就是艺术家可以去挖掘的宝藏吗。而且会议本身经过时间的美化,回想起来会很快乐。经过时间的洗刷又回变出不同的味道,用这些题材想来想去再对比当下不是很有趣么。


    杨扬:长大了才能更好地去做小孩


    儿童的状态不是“装可爱”、“装幼稚”,可能是一种对真诚耿直的追求,硬要说是成年的我在装什么,可能是在“装快乐”,重压之下也能进来用烂漫的视角去关注浅显的表层问题。(例如:哪怕在非常不开心的情况下,硬是说出:“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心境吧。)偶尔会听朋友说如果有小孩希望是我这样快乐的小孩(并不是学习好又懂事的榜样小孩)。我感觉这一定是一种表扬吧。这是我的自然,也是我的努力。


    老房子的墙上一直贴着一幅我幼儿园画的画,是蜡笔水粉画的小仙女在画西湖。被大人们用一些药的标签贴在墙上,我现在拿到自己地方放好了。家人们是我幸福的支撑,快乐的童年全靠他们。


    Q:您对于今后的创作或是展览有什么规划和打算?


    A:感谢A8让我回答了这么多关于建筑之外的问题,也很开心和荣幸这次能跨进建筑的一点点边边。我希望之后的作品不局限于媒介和身份,不拘泥于自己的作品用在什么场合和展览。把自己创作的思路和做人的风格理的更清楚,更坚定又开心的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