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Home
  • 竞赛
    COMPETITION
  • 驻留
    RESIDENCY
  • 事件
    EVENTS
  • 教育
    EDUCATION
  • 展览
    EXHIBITIONS
  • 关于A8设计中心
    About A8 Design Center
  • 朱旭栋:以多元表达,探讨设计的平衡与包容度

    Zhu Xudong: Explore the Balance and Inclusion of Design through Multiple Expressions



    朱旭栋


    朱旭栋:以多元表达,探讨设计的平衡与包容度


    OnLand Studio 合伙人


    本科、研究生均毕业于同济大学建筑系复合型创新人才实验班,拥有建筑、景观、规划等不同专业背景,硕士期间以满分荣誉双学位毕业于米兰理工大学,目前就读于哈佛大学建筑学城市设计专业。曾就职于山水秀事务所、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Gamble Associates、Sasaki、UNStudio等国内外知名设计团队。


    OnLand Studio(在地济人建筑设计事务所)2019年由朱旭栋、明磊、孙博超共同创办,一直致力于从城市文脉、历史背景、社会需求和人体感知出发,通过设计努力寻求人与城市、历史和自然之间的平衡互动。在技术革新迅猛的当下,也在积极探索新兴技术、材料等如何服务于设计,并且更加注重其与建成环境本质的关联。团队设计作品曾获江东新区道路景观及公共家具设计竞赛二等奖、发展中国家建筑设计大赛银奖、天府文创城川西林盘建筑更新设计竞赛一等奖、“场·外·遇”CIID2015场外展银奖、《亚洲城市与建筑联盟学年奖》青年建筑师成长计划二等奖、TEAM20两岸建筑与规划新人奖建筑设计组优选奖、“华城杯”纸板建筑设计建造竞赛二等奖等荣誉,并且受邀参加2020 “do it” 当代艺术主题展、哈佛大学“奇点”90后建筑展、2015上海艺博会、2015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社区与技术”生活业态实践案例展以及主题为“引力场——建筑艺术与公共文化的多场耦合”的城市公共文化活动。学术论文曾多次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发表于国内外顶尖会议及学术期刊,并累计在ACSA(美国建筑院校联合会)、ENHR(欧洲住房研究网年会)、AESOP(欧洲规划院校学会)等大会上发表4次公开演讲。


    Q:A8设计中心

    A:朱旭栋


    Q:您过去几年曾在中国、荷兰、意大利、美国等国家学习和工作,拥有建筑、景观、规划等不同专业的学习背景,可以谈谈你的求学经历以及这种多元化的专业背景具体对您都有些什么样的帮助或影响吗?


    A:我在同济大学、米兰理工大学和哈佛大学的求学经历由于当时心态和背景完全不同,它们所产生的影响也就相对来说比较主观。同济是梦想开始的地方,小时候就有成为建筑师的理想,所以在本科有机会能接触到建筑设计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对于自己来说一切都是未知的,同时又充满了好奇心和对专业的期待。在此过程中,更幸运的是遇到了导师黄一如教授、许多尽职的老师们以及众多著名的实践建筑师,我从他们身上看到了对设计一如既往的热忱以及踏实的做事态度。在同济七年的本、硕士求学经历让我打下了非常扎实的设计基础、并教会我如何有逻辑地去思考问题;米兰理工大学的经历是同济硕士期间为期一年的双学位交换项目,它在欧洲众多设计院校中是属于相对比较传统一类的,有着长远的历史和底蕴。当时因为课程压力不大,就利用周末和假期的时间走访了许多欧洲著名的设计,在此过程中看到了从古至今,不同设计师采用不同态度、技术、方式、材料所创造出的作品,对自己的触动非常大。因为有了切身的体验,我更好地感受到了解决问题的多样性以及唯一性;我目前处于gap状态,今年九月份将返回哈佛大学,完成城市设计项目的最后一年学习。对我来说哈佛GSD是一个多元、开放、权威的平台,它教会我如何更好地去发现问题、并且以一种合理的方式去突破自己固有的认知,当然我也期待在未来的一年中可以有更多有价值的感受。


    在理想状态下,我希望多元化的专业背景以及不同国家的求学、工作经历可以让自己拥有更包容的态度去面对外在的事物;在处理设计相关事宜时,可以更综合、全面地去发现、思考、评估、最终尝试解决问题。在现实状态下,由于我目前还正处于职业生涯的起步阶段,所以具体带来的帮助或影响可能还没有那么地明显,但是我希望、同时也坚信这些多样的经历会成为我未来生活以及创作的宝贵财富,它可能会潜移默化地反映在思考方式上,也可能会直接具体地体现在设计策略上。


    朱旭栋:以多元表达,探讨设计的平衡与包容度


    Q:看来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域的学习、工作体验带给您深刻的感想和启发,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有没有哪一段的求学或工作经历是让您最难忘的?


    A:最难忘、或者说影响最大的应该是在米兰交换的一年。当时因为论文的需求、同时也是自身的兴趣,我花了两个月的时间,走访了当地47个开放住区项目,对其中32个公共空间(城市共享空间)进行了研究分析。在此过程中,我切身地体会到了欧洲城市公共空间的复杂性与趣味性,它不仅仅只是空间层面的涉及,同时还回应了社会平等、环境包容等综合的讨论。那些令人意想不到的开发模式、空间策略、管理方式、活动类型让我对公共性的话题产生了深厚的兴趣,这也促使我在毕业之后又申请了哈佛大学的城市设计项目,我希望更好的去理解公共空间,也希望自己的设计能够在很大程度上体现出合理的公共性。


    朱旭栋:以多元表达,探讨设计的平衡与包容度


    Q:您有着丰富的学习和工作经历,曾先后就职于山水秀事务所、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Gamble Associates、Sasaki、UNStudio等国内外知名设计团队,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您最终选择2019年在上海成立自己的建筑事务所呢?


    A:以上工作大多都是实习经历,自己在不同的团队学习到了很多不一样的设计方法,同时也接触了一些实际项目,在此过程中,作为年轻设计师,我感觉成长了不少。两年前成立建筑事务所其实是在同济研究生毕业之后、前往哈佛GSD求学之前,当时朋友之间偶尔会有一些小项目的委托,自己本身又热衷于参加国内外那些有机会建造实施的设计竞赛,再加上成为一名独立建筑师、做有意思的设计一直都是自己的职业理想,所以当时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就和孙博超、明磊两位好友共同创立了OnLand Studio,自己是希望在学业和事业的平衡中找到未来明确的方向。


    Q:OnLand这个名字有什么含义吗?你们工作模式是怎么样的?对于事务所未来的发展有什么期待和愿景呢?


    A:OnLand其实直译就是“在地”的意思,一方面我们希望以一种“脚踏实地、悉心耕耘”的态度去面对所有事情;另一方面,我们认为好的设计是应该和特定的语境息息相关的。


    因为另外两位联合创始人在国内,我长时间在国外,所以平时的工作主要是线上交流为主,每个人分别会带团队设计不同的项目,定期会组织讨论、提出各自的意见进行深化发展。


    对于事务所未来的愿景,我希望它能保持一定的包容性,具体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项目层面,我期待有机会的话不只是局限在单一领域,而是可以在不同尺度、背景、类型的项目中实现自己的想法。第二,团队层面,我希望能成为一个真正多元化的集合体,在设计有意思的项目之余,还可以在研究、教学、技术领域有所发展,并且找到合适的平衡点与关联性。


    Q:您在上海静安的装置作品Flexible Landscape给市民提供了许多空间活动的可能性,您是如何在设计中同时兼顾装置的美观和功能性的呢?


    A:Flexible Landscape是和GOA的王彦老师一起完成的城市临时装置项目,位于上海最繁华的静安寺下沉广场。由于广场石材地面不允许有丝毫破坏,整个建筑装置完全不可能有基础或地面固定,考虑到台风的强大破坏力,团队最终决定采用50根20米长的空间流线性竹钢杆件构成了具有起伏变化的体量,给人以抽象山水的视觉感受。


    8月的上海,骄阳似火,弧形山体为广场中丰富的市民活动提供了两处有遮荫的空间。杆件夹缝中隐藏了水雾喷淋,时时为广场降温。同时,云雾缭绕的景象更强化了城市山水盆景的视觉印象。夏日阳光下,偶尔在山峰顶部出现一抹彩虹,不禁让路人心旷神怡。建筑装置本身既是艺术品,也是承载其它活动的空间。一系列公共活动事件在这“山水盆景”中陆续展开,这里既是实验场,也是剧场,展场,市场,游乐场。它激发着城市活力和创造力,并以建筑的方式展现出开放的城市精神。


    朱旭栋:以多元表达,探讨设计的平衡与包容度


    Q:您参与过A8策划的两次竞赛,天府文创川西林盘建筑更新设计竞赛作品Permeation反复提到“History,Present,Natural,Artificial”,能具体谈谈您是如何通过设计把这几个关键词串联在一起的吗?您是如何让设计“拥抱自然”的呢?而在streetscaping@海口方案征集中,“纺街织锦”选用了具有海南特色的“织锦”为主题,这个设计灵感或者设计思路是从哪里来的呢?在作品中又是如何体现海南地域文化特征的呢?


    A:在天府文创川西林盘建筑更新设计竞赛中,我们起初更多思考的是对于“改造与可持续”话题的讨论,这两点相对应的两对关键词即是“History & Present”和“Natural & Artificial”。面对改造类项目时,设计师不可避免地会面对价值取舍的问题——原有建筑具有怎样的艺术价值,可以在多大程度上进行改造;原有空间格局是否可以重新梳理以及如何梳理;新增设计需要以怎样的姿态介入……这类问题永远是改造设计的核心关注点。另一方面,针对可持续设计,我们往往会将其与当下层出不穷的技术相关联,然而,在此项目中,我们想要关注的是随着社会的变革,建筑如何能够具有弹性地适应社会的发展而不被淘汰。作为一处民宅,我们如何通过改造,使其重新被社会利用,这样的实践思考对我们团队来说可能更具有社会意义。


    朱旭栋:以多元表达,探讨设计的平衡与包容度


    在海口方案征集中,我们的提案“纺街织锦”以“开放创新、绿色发展”为总纲,通过街道的景观总体设计,旨在营造用户友好、多元共享的街道体验和活力时尚、畅朗灵动的街道风貌。受海南特色黎锦意向的启发,通勤、休闲、文化和商业四大类型道路在江东新区纵横交错,仿若五彩的经纬线,织出智慧、生态、包容、沉浸四大主题引领的幸福生活图景。三千年前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美好景象穿越古今,在三维立体的街道空间徐徐展开。设计深挖七大风貌区的功能定位,确立了各具特色的片区景观风格及符合其形象的主题色彩;从铺装设计、植物配置和城市家具设计三个层面制定了详细的设计导则和要素清单。在该导则下,将黎锦制作中“挑、染、缝、束、织、纺”等技艺嫁接到街道的空间设计中,对指定的六个场地进行针对性的设计。场地一位于滨江城市界面,我们借助地形高差,用立体街道挑开交结之症,激活消极之所;场地二作为城市会客厅,我们利用中心绿地向四周商圈染出自然之美,点起山林之乐;场地三借生物廊道缝补商业街的破碎感;场地四作为国际窗口,我们力图将消费,空港,海南形象紧密束在一起;场地五作为高校领地,我们将在此编织出智慧共享之路;场地六是企业总部的形象界面,我们结合无人驾驶立体交通等纺出先锋之城。设计整体从城市设计出发,制定出海南既具普适性又融合当地文化特色的城市导则,并层层渗透落实到每个风貌区的特色街道之中。


    朱旭栋:以多元表达,探讨设计的平衡与包容度


    Q:您参加过很多建筑设计类的竞赛项目,您从竞赛这种工作路径中有获得了怎样的收获和启发呢?您认为设计最吸引你的地方在于哪里?在每次的设计过程中,您认为最具挑战性的部分又是什么呢?


    A:我本人比较热衷于设计竞赛项目,无论是装置类、建筑类、城市设计类、还是景观类都有多次参加的经历。这种参与模式给予自己更多可能性,我可以根据自身的喜好选择不同类型、尺度的设计,毕竟目前自己事务所以及校内所接触的项目是比较有限的,我希望能够通过竞赛的方式去经历更多、学习更多。更重要的是,对于我来说,竞赛是一个更自由的、表达各时间段思考的过程,它是对于一段工作、学习经历的总结,同时也是一个新的开始。除了竞赛以外,其实任何设计的方方面面都很吸引我,从调研、研究、概念、深化、表达、建成,到最后的运行,我非常享受在此过程中的任一阶段,从发现问题到找到解决策略后的成就感。其中最有挑战性、或者说最有成就感的应该还是去合理地质疑自己固有的认知,并最终能够尝试去设计出一些新的、有意思的东西。


    朱旭栋:以多元表达,探讨设计的平衡与包容度


    朱旭栋:以多元表达,探讨设计的平衡与包容度


    朱旭栋:以多元表达,探讨设计的平衡与包容度


    朱旭栋:以多元表达,探讨设计的平衡与包容度


    Q:“do it”是由策展人汉斯·乌利齐·奥布里斯特( Hans Ulrich Obsrist) 构想出的,艺术家和策展人们通过“玩指令”的概念来做创作,把这些创作放在一起,就有了do it展览。无论是谁,只要参与,只要“做”,就能一起分享艺术创作的乐趣。作为设计师,你们团队曾有在“do it”当代艺术主题展上亮相,可以谈谈您对于艺术创作与方案设计之间界限或差异化的感受和看法吗?如何理解您在展览中曾提到的“设计与建造流程的逐渐专业化的过程中,使用者对于城市建筑的决定权在逐渐减弱”呢?


    A:就我而言,艺术创作与方案设计其实是没有太大界限的,只不过是表达形式的差异。无论是服装设计、平面设计、绘画、雕塑、还是我们专业领域的建筑、城市、景观设计,它们都是有互通性的,而且有条件能够相互启发。其实在我看来,因为受到尺度、规模等多方面的约束,在设计前沿与创新层面,建筑相关领域的尝试是相对落后于其他艺术形式的,所以我更希望自己能以一种多元、包容的态度去看待和理解宏观的艺术表达,并且期待能够在其他形式中获得更多的灵感。


    至于在“do it”当代艺术主题展中我们团队提到的关于“设计专业化与使用者决定权”的讨论,我认为在目前的设计大环境中,现有自上而下的流程无疑在很大程度上削减了真正使用者的表达权。我非常期待并呼吁在项目的全周期中,特别是公共属性类项目,使用者可以更多地参与进来,提出他们宝贵的想法和创意,让设计这件事在某种程度上褪去“圣神”的光环,成为一种在专业可控状态下的公众参与事件。